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小栓子”踩着雪板“飞”向世界之巅

2021-02-01

“小栓子”踩着雪板“飞”向世界之巅

1月2日,吉林长白山万达滑雪场,不满17岁的苏翊鸣脚踩滑雪板冲上雪坡,凭借惯性高高跃起,在空中平转。一周、两周……五周完整的转体后,他稳稳落地,在缓冲滑行中高举双臂,有力挥动。

这是中国单板滑雪历史上首个Cab 1800(反脚外转五周1800度)。世界上,目前能完成这一高难度动作的滑手不足15人。

敢热爱 跨界童星

滑雪的人知道苏翊鸣,因为他是享誉圈内的“天才少年”,7岁拿到国际知名品牌赞助,12岁跻身国内顶尖滑手之列。许多不滑雪的人也认识他,因为他曾出演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小栓子,是名小童星。

苏翊鸣是吉林人,每到冬天,玩雪是他最爱干的事。他的父母都是单板发烧友,常带他去雪场玩。一次,妈妈临时有事先行离开,爸爸想继续滑雪,就把小苏翊鸣带上了雪道。谁知孩子自此再也不甘于堆雪人、打雪仗,每到雪场就喊,“爸爸,我要站在你的板子上滑雪。”

那一年,苏翊鸣4岁。年幼无知时的单纯喜好,随岁月流逝发酵成了热爱。七八岁时,苏翊鸣开始玩“公园”(即在相对集中的区域设置不同道具供滑手展示技艺的场地)。他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快乐,“虽然那时只能‘飞’一些很小的跳台,腾空时间非常短,但我特别喜欢那种在空中的感觉。”

在努力与天赋的双重加持下,苏翊鸣进步迅速,很快便在各类青少年赛事中独孤求败。《智取威虎山》的导演组在网上看到了他的视频,认定他就是饰演小栓子的最佳人选。初涉演艺圈,苏翊鸣只觉好奇,不想他的表演天赋也惊艳了众人。该片后,他又接连参演了几部影视剧,并多次现身文艺晚会、综艺节目。就像热爱滑雪一样,苏翊鸣也爱演戏,还和不少演艺明星成了忘年交。

与此同时,苏翊鸣也没耽误滑雪和学业,文化课成绩在校内名列前茅。他觉得三者可以平衡发展,至今也放不下演艺这条路,“冬奥会后,有机会还想在演艺界发展发展呢。”

敢立志 剑指冬奥

不过,为了备战冬奥会,苏翊鸣已经两三年没拍戏了。

2015年7月31日,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11岁的苏翊鸣坐不住了。“滑雪是我最热爱的事,如果能代表国家,在本土参加世界最高级别的滑雪比赛,多酷啊!”

于是,当许多同龄人还没想过未来要做什么,苏翊鸣已毅然暂停演艺事业,将全部课余精力投入到了滑雪中。“有时回过头想想,其实自己那时还是个小孩子,只能完成几个简单动作,参加冬奥会确实是个比较‘伟大’的目标。”苏翊鸣承认自己很“敢想”,但绝不是痴心妄想,“因为我一直在努力,朝着目标一点一点靠近。冬奥会只是个大目标,但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有一个不变的小目标——做好每一天的训练。”

正如苏翊鸣所说,随后的三年,他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很踏实。2018年8月,他入选跨界跨项单板滑雪国家集训队。在随后的2018至2019赛季全国锦标赛中,首次参加成人组全国比赛的苏翊鸣便凭借强大实力和心理素质一举夺得大跳台冠军。此后,他只要参赛便再未让全国冠军旁落,奠定了自己在内部竞争中的优势地位。

“我相信,所有伟大的成功都来自于每一次小的积累。”如此走过五年多,苏翊鸣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敢尝试 突破难度

近一年,苏翊鸣突破不断。上个雪季,他完成了国内首个Triple 1620(三周空翻转体1620度)。今冬雪季,他又陆续解锁了BS Triple 1620(正脚内转三周空翻转体 1620度)、Cab Triple 1440(反脚外转三周空翻转体1440度)和四个方向的1620度难度动作。

看似一路上扬的曲线,却非毫无起伏波折。一次次成功的背后,是数不清的失败与失落。练得最狠的时候,苏翊鸣一周能滑断好几块雪板。但他偏偏从小就是个爱跟自己“较劲”的孩子,每天都要给自己定个小目标,不完成决不罢休。“有时动作做不好,我就跟自己生气,特别懊恼。有些人可能会调整一下,状态好的时候再尝试,但我不。我就算不吃饭,也要把它做好了再下山。”

正所谓厚积薄发。新年第二天,苏翊鸣自觉时机成熟,决定向Cab 1800发起挑战。这个动作需要在空中完成五次360度平轴平向转体,滑手腾空时必须达到很高转速,来争取足够时间完成最后一个360度。对于很多滑手来说,别说多转360度,就算多转180度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苏翊鸣的日常训练给了他十足底气,经过十余次尝试,他成功了,也为中国单板推开了“18时代”的大门。

“算是跻身世界顶尖之列的开始吧。”兴奋之余,苏翊鸣仍显得冷静而谨慎,“毕竟单板的高难度动作有很多,想成为真正的高手,只掌握一个是不够的,同时我也在努力提升Cab 1800的成功率。”他说,自己距离“世界顶尖”还有一定差距,还需要通过刻苦训练缩小差距,甚至超越他人。

敢承诺 力争佳绩

实际上,苏翊鸣的实力在国际上已经得到了认可。

2019年2月,他受邀参加了单板滑雪美国公开赛。该赛事为邀请制,只有实力位列世界前三四十名的滑手有机会受邀,而苏翊鸣是首位亮相该赛事的中国选手。尽管这是一项以个人名义参赛的商业赛事,尽管自知实力尚不足以争金夺银,但站在异国陌生的雪道上,他还是自豪不已。

同年12月,苏翊鸣又登上了一条不寻常的赛道。他参加了2019至2020赛季沸雪国际雪联单板大跳台世界杯,而举办该赛事的北京首钢园滑雪大跳台,正是2022年冬奥会该项目的比赛场地。尽管与决赛失之交臂,但苏翊鸣还是非常兴奋。“两年后我还会站在这里吗?到时候我会做什么动作?”望着赛场炫目的灯光,他不禁遐想。

而今,随着技艺不断提升,当年“口吐狂言”的小小少年,距离圆梦仅一步之遥。单板滑雪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并非中国滑雪的优势项目,但苏翊鸣仍胸有大志,“如果连自己都觉得做不到,那就真的没有机会了。接下来我会在训练中更加努力,我一定会完成更多新的难度动作,在2022年冬奥会上取得好成绩,为国争光。北京冬奥会期间,我会度过18岁生日,希望到时候能用佳绩送给自己作为成年的礼物。”

(责编:赵欣悦、胡雪蓉)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